感谢杭州给予的幸福 未来他们还要“集中力量办大事”

父亲和96年出生的三胞胎儿子同为杭州公交司机

薛先生和他三胞胎儿子

能在一起吃个团圆饭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见习记者 黄煜轩 摄

据浙江信息统计网数据,2018年末杭州市常住人口数量达到980.6万人,较去年同期数据上涨了33.8万人,其中迁入人口占了很大一部分。越来越多人把杭州当做自己的家,杭州城里也上演着越来越多的团圆故事。

大年初三中午,家住拱墅区萍水人家的河南人薛先生一家,终于等来一桌迟到三天的新年团圆饭。

都市快报见习记者 黄煜轩 通讯员 诸杰 毛利达

儿子们从炮兵、厨师转行 和爸爸一起成为公交司机 公交世家终于在杭州团圆

昨天中午10点多,我们来到薛先生家里的时候,他的三胞胎儿子还在睡梦中。薛先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由于三个儿子前一天开的都是下午班,下班到家都很晚,所以起床会比较迟。在他们睡的两张上下铺的床边,挂着很多件公交制服。

“我今年50岁,2015年进的杭州公交,开43路,三胞胎是96年出生的,去年一起进的公交公司,大儿子跟我一起开43路,另两个儿子开149路和156路,我们也算是公交世家了,今年终于可以在杭州团圆了!”说着家里的情况,薛先生笑了。

不一会儿,三个儿子也起了床,小儿子薜琛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打了鸡蛋,切了番茄,在锅子里熟练地翻炒起来,手法颇有专业厨师的样子。大儿子薜琦说,这两个弟弟原本就是专业厨师,后来转行做的公交司机,而他自己以前曾是一名炮兵,退伍后也和弟弟们一起进了公交集团。

薜琛做完当厨师时学的拿手菜炸鱼和家乡特色炸丸子后,团圆饭便开席了。二儿子薜琳还抱来了家中的“老四”——小狗毛毛,在桌旁和他们一起吃饭。菜不算多,但就着稀饭,一家人还是吃得很开心,薛先生时不时还嘱咐着他们雨天开车的注意事项,因为吃完饭儿子们又要上路工作。

这餐团圆饭之所以晚到了三天,也是由于爸爸和三胞胎的班时不同,很难凑到一起,所以错过了年三十的年夜饭。昨天中午算是难得凑巧,一家人能够一起坐下来吃个团圆饭,这也是爸爸和三胞胎第一次在杭州吃新年团圆饭。

薛先生说:“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团圆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之前我在温州打工,爱人和孩子都在河南老家,聚少离多,后来老大出去当兵,老二和老小在外做厨师也聚不到一起,现在我们都在杭州,终于完成了团圆的心愿。”

无心之举让自己和公交结缘 十多年前便开始为团圆而努力

薛先生一家人在萍水人家住的是一套公租房,一室一厅的格局,薛先生和爱人睡房间,儿子们睡客厅部分,整个房子面积大概50平米,月租金1050元。

对于目前的生活现状,薛先生感到很满足,很幸福。他说:“这是我十多年的努力成果,原来我是一名国营酒厂的工人,当时一位朋友喊我们一起考个大客车驾照,我想着没事就考着玩,没想到酒厂改制后,这本驾照真的派上了用场。”

凭着这本驾照,薛先生成为了一名公交车驾驶员,先是在温州公交工作了几年,2015年由于看中福利待遇以及和老家的距离更近两大因素,他来到杭州公交集团,工资每个月能多到手2000-3000元,有了五险一金,还顺利申请到了公租房。

“可能大家会觉得开公交车很辛苦,但这份工作收入稳定,还能享受一些福利政策,比在外面打零工强多了,所以我就想着让儿子也加入这一行,大家稳稳定定地能在杭州一起生活。”

在薛先生的要求下,三胞胎在老家考出了大客车驾驶执照,并先在海宁大元公交工作了一年,后恰逢杭州公交集团招人,一家人才顺利团圆。

虽然薛先生提到了辛苦二字,但在儿子们看来,公交车驾驶员的工作不仅不算辛苦,还是一个和兴趣相关,且充满新鲜感的工作。二儿子薜琳说:“我们三个本来就都喜欢车,以前很羡慕开车的,现在也像完成了一个心愿。而且相比做厨师或者其他地方打工,公交司机真的不算辛苦,收入稳定,还能每天在路上看见各种新鲜事,我觉得开车很开心很幸福。”

在交谈过程中我们发现,无论是父亲还是三胞胎儿子,“幸福”都是他们经常提及的词汇,这或许正是一种内心状态的表达。经过薛先生和家人们的共同努力,他们拥有了自己的私家车,在杭州有了一个温馨的落脚处,实现了团圆的愿望,薛先生的户口也从老家迁到了杭州,成为了一名正宗的“新杭州人”。

“对于杭州这座城市,我还是想说一声谢谢,感谢杭州给予我们的幸福,我们很满足!”回顾完这些经历的酸甜苦辣,薛先生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父亲姓“薛”,儿子姓“薜”

节后第一件事就是回老家改名字

未来准备在杭州

买一套四室一厅大房子

采访期间,我们看了看薛先生和儿子们制服上的工牌,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父亲姓薛,儿子却姓和“薛”字非常相近的“薜”(读音:bì)。

“这简直是一个大乌龙!我们父子竟然不是一个姓。”三胞胎一起大笑着解释道,由于小时候报户口时的输入差错,他们三个的本姓“薛”被错打成了“薜”,后来又觉得改名字很麻烦,一直将错就错错到了现在。

不过,薛先生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计划过完春运有了假期,第一件事就是回老家把儿子们的姓改回来,“这样一家人才更显得完完整整,团团圆圆”。

聊完过去那些事,薛先生又开始和我们一起畅想起了未来,他向我们透露了一个“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计划,就是未来准备在杭州买一套四室一厅的大房子,这样他和爱人以及三个儿子都将拥有自己的空间。

之所以把买房计划称之为“集中力量办大事”,薛先生表示他准备让每个儿子每个月上交4000元—5000元的工资给他,作为购房的基础资金,“你不要小看这点钱,我们有三个儿子,一年算下来也有近20万呢,当时付出得多,希望现在收获得也能多一点。”

三胞胎儿子们对未来也有自己的规划,如二儿子薜琳仍不想放弃自己的厨师梦,他准备先安安稳稳地做上几年,攒够了钱就自己开个小饭馆,让更多的人尝到自己的手艺。

临近12点,三胞胎到了要出门上班的时间,出门前薛先生和三胞胎抱着“老四”——小狗毛毛一起拍了一张象征团圆的合影,并对所有快报读者表达了他们一家人的新年祝福。

饭后,大儿子薜琦驾驶着43路行驶在宽阔畅通的文一路上。到站时,他说:“我刚上路时,文一路隧道还没开通,路面坑坑洼洼的,现在一下就变这么漂亮了,能够见证杭州的变化,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