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假期里还有我,我是小编三更木的旅行世界,基本每天晚上10点左右,我就会悄悄地出现将找到的好东西和大家分享,虽然我推荐的,你们不是每编都会喜欢,但希望以下书籍可以令你解闷,小编今天给大家推荐4本都市小说,《灭尽尘埃》生命是一粒卑微的尘埃,湮没飘零

第一本:《梦幻空间》 作者:玄雨

精彩内容:

在穆尔纳国每个城市的城主都拥有私人卫队,人数的多寡,就看城主的经济能力了。这些卫队除了保卫城市外,还要在国王的命令下,跟随城主出征。可是这些卫队都是由城主养活的,所以和国王相比,一般都比较服从自己的衣服父母城主。

而直接接受国王指挥的军队,只有王城的王家卫队,和各个边境的边防军。斯克伊达将军的3万人就是属于这一种。

“将军!发现敌踪的红色信号!”

“好!全军包围!”斯克伊达得意的笑了:“嘿嘿,没想到这一亿枚赏金这么好拿,抓住他们献给国王做生日礼物,到时国王一高兴,我元帅都有得做拉,呵呵呵。”

这个边防军会听从坦纳城主的命令,不外是平时喂得饱,还有为了国王的巨额赏金自己的前途,所以他才会听令行事。

※※※

亚斯急怒的冲着那帮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嘿嘿,你说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就是什么人,嘿嘿,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黑煞大盗,竟然会上这种当,还真是让我失望呀,真是所谓见面不如闻名呀。”那个发信号的人,慢慢吞吞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

“魁首,不要理他,快走!”武那看穿那人的计谋,急忙喊道。

海华和亚斯也明白过,那人是想拖时间!忙策马飞奔钻进林子。

“可恶!”那人垛了下脚,忙喊道:“追!不要失去他们的踪影!”边喊边从别人手里接过一把刀,一马当先带着人追了进林。

海华一行人,在林中穿来穿去,直往边界的方向跑去。不一会就把跟踪者抛下,来到山顶,亚斯喘了口气:“呼,那些家伙三两下就可以解决,我们跑那么死干什么,他们能有多少追兵呀。”

武那指着远处的山脚下苦笑道:“你自己看看吧。”

亚斯闻言一看,嘴巴张得大大的,呆着说不出话来。因为山下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蚂蚁般的人,正慢慢的把这座大山包围起来。

“可恶!真的被包围啦。”亚斯醒过来后,忙四周转了一圈,恼怒的大叫道:“好几万人呢,看来我们跑不掉啦。”

“对不起,两位大叔,老虎。”海华神色沮丧的说道:“都是因为我想看看各地的风景,用马车慢慢的走才会这样,真是对不起。”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危机,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让同伴也陷入进来,面对几万人的包围,跟本不可能逃出去的。自己这伙人只有两条出路,不是被俘就是战死。

“呵呵,魁首,你怎么说这话,我这几个月活得比以前几十年都精彩充实,是你让我这个一直只会抱怨的人,开始会用行动来进行反抗,你也使我明白很多的道理,现在就算是战死也无所谓啦。”武那拍拍海华的肩膀笑道。

第二本:《武尊道》 作者:狗狍子

精彩内容:

果然,柳主事一到跟呼延将军打了招呼后直呼要郑寿陪同参观军营以及一些设施。

“柳主事,黑骑军是我们恶山军营的王牌之军。咱们到那边去看看怎么样?而且,最近呼延将军还批了一千两银子给黑骑军,也不晓得他们搞出了什么训练器械来?”郑寿说道,还瞄了唐春一眼。

搞事来了,唐春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柳主事点着头一行人直奔唐春负责的黑骑军驻地而去。

此刻操练场上那是人声鼎沸好不激情,唐春的手下儿郎们一个个操练得热火朝天。当然,这也是唐春交待的作秀表演,专门给上级官员看的嘛。

“唐副千总,这些训练器材我怎么都没见过?”柳主事一看,指着一个钻火圈的项目问道。

“这项训练主要是训练兵士们的快速反应以及在艰苦的环境下坚持的能力,柳主事,你想想。在大火之前谁还敢怠慢,慢则有可能烧死。兵士们行动迅速了,在战场上的灵活机动能力就快了不少。“唐春一脸淡定的说道。

“这是你自已设计的吗?”柳主事问道。

“那肯定是唐副千总自己设计的了,下官在军营中也任职几十年了,可是从来没见过这种训练器材以及方式。”郑寿搭话道。

“嗯,我自己设计的。”唐春点了点头。

“好,不错,你这设计非常的独特。正如唐副千总所讲的那样,兵士们反应快速了也提高了生存的能力。如果咱们带着一队懒懒散散的士兵还怎么才能提高战斗效力?”想不到柳主事还当面夸奖了唐春。

“是啊,唐副千总别出心裁。不光是这钻火圈行为,还有这叫单杠双扛的训练器材都能有力的训练兵士们的臂力以及双手的协调能力。

唐副千总的眼光独到,这些训练器材也是令人大开眼界。相信唐副千总带出的兵都是铁军。

唐副千总堪称我们恶山军营第一……”郑寿居然直夸唐春,倒是令得唐春心里感觉这阴谋味儿是越来越重了。

“呵呵,唐副千总果然是少年英雄。我雪一行带兵十六载也觉得新奇。过段时间少不得还得过来向唐副千总请教一番。”果然,正七品的外委把总雪一行首先发话了。这把总有分为外委去‘外委’之称,外委品级低。

“没错,这种训练士兵的方式也是令得朱某我佩服。年轻就是好啊,脑瓜里能腾出很多东西来。”六品将军朱林说道。

唐春能听得出来,旁边这些将军把总们貌似在吃味儿,那投过来的很明显的醋酸味儿眼光。郑寿可是很成功的挑起了自己跟各位将军们的‘竞争意识’。

“看来,各位都夸唐副千总的能力出众。这是众望所归啊。”柳主事摸了一下下巴的胡子,看了看呼延将军一眼,笑道,“呼将军手下有如此得力的年轻干将,真是可喜可贺啊。”

“哪里哪里,唐副千总的确年轻有为。”呼延将军呵呵笑道。

“对了呼延将军,最近战事吃紧。咱们恶山军营是国之精英。所发的军饷比别的军队可是多了不少。现在财力亏空,而刚才我也向柳主事禀报了这方面的情况,希望户部能再追加些粮饷。”郑将军说道。

第三本:《盗梦宗师》 作者:国王陛下

精彩内容:

对于受困在这片空间五十多年的人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比脱困更加要紧。所以阿卡莎等人可以不在意王五的身世来历,可以不在意为什么他能拥有从未出现过的盗梦能力,他们只要知道,这个突然出现在空间里的孩子可以帮助他们脱困就足够了。

阿卡莎的判断带来惊喜,但仔细分析下去,周通却找到了疏漏之处。

“理论上,只要将这片空间的力量吞掉一半以上,咱们就有机会脱困,但是这片空间是当初咱们三个和金正阳共同制造出来,想要吞掉一半,谈何容易呢?”

骷髅也说:“就算是血脉力量使得他可以偷窃他人的梦境,但刚才你的紫火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可见盗梦能力非常有限,想要将这片空间偷窃干净,要花多久?而且就算他的盗梦能力可以无限使用,但一个人的梦境承载能力却有限,他这样的小孩子,能承受得来吗?”

阿卡莎重新在双眼中点燃紫火,而后沉吟道:“刚才失去的大约是千分之一的量,的确是微不足道,但至少我们用了五十多年,也没法动摇这片空间一丝一毫,而他可以。梦境的承载能力有限,那是因为筑梦师的筑梦术修为有限,等他修为上去了,梦境空间的承载力自然也会上升的。”

周通瞪大眼睛,为阿卡莎的设想所震撼:“那要何年何月?”

阿卡莎笑道:“总不会比五十多年更久了,而且一直以来这空间里只有我们三个活人,不觉得无聊吗?”

周通嘟囔道:“老李也算活人?就剩一副骨头架子了。”

骷髅老李:“*********阿卡莎又笑:“李奥瑞克不算活人,那大概我也不能算咯?”说着,背上忽然生出两只翅膀,同时一根灵动的尾巴,也从丰满动人的臀线上延伸到了身前,轻轻晃动着。

“我和李奥瑞克都用筑梦术改变了种族,他选择了不死生物,而我选择了魅魔,但我从来不以为自己就不再是人类了。”

周通轻垂下头:“是我失言了……总之,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帮这小子尽快成长,然后借助他的血脉力量突破空间的限制?那好,由我先来开个头吧。”

第四本:《灭尽尘埃》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精彩内容:

杨泽并不认为从红楼面对那两个兄妹和俞小小傲然而走有任何不妥。

他并不太在意那两个似乎游手好闲的兄妹,他真正在意的是希望搭上俞小小这条线。

自和俞小小见面,虽然对他有长辈般的照顾,但从她那些言语和神态之间,看得出她至始至终都居高临下,仍然有对他这个侯府世子骨子里认定的轻视和傲慢。

若是要搭上俞小小这根线,他必然得获得对方眼睛里足够的尊重,这种尊重并不是他表现出自己目前的修行境地就可以获得。更不能对俞大家言听计从,那样非但不能改善形象,更会被俞小小认定自己为了那一百枚金镑而卑躬屈膝。这样就更为糟糕,他那可能在对方眼中仅有的一分傲骨,都会变成彻底的轻蔑。

真正的地位不应该是对方给予,而是要自己争取。无论是在哪里,这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想要让俞小小对他着重,就必然不是接受那一百枚金镑赦免的施舍。而是真正的将那些笃定他拿不出来的金子硬邦邦金灿灿的砸在俞大家面前,这才能让对方另眼相待。

杨泽前世能够走到那样的高度,就是因为他的棱角,从来就不会被任何人打磨俯首低头。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受到很多人对等的尊重。

************

在红楼船舫跟随着俞小小行走在泛着檀香木味的洞长走廊之上,沿着过道的风灯而行,偶尔还能偶遇几位红楼中明丽的女子,带来几分轻扬的甜香。再听到外部屋檐那些淅淅沥沥的雨水,伴随着楼船轻轻的摇晃,前方俞大家灯影中若隐若现的影子。

那一刻杨泽就立即从脑海里一处泛白的记忆碎片中,读到了某种令他心潮极度起伏的重要信息!

那片记忆碎片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情形之下被杨泽翻找出来过后,立即就像是潮水一样塞填了他的大脑,那些令他心襟起伏的信息立时使得他呼吸顿止。

他能记得上一次有这种激动到震颤心脏感觉的时候,是通过渠道买到一个哈佛大学顶端气象学家的报告信息,这位气象学家准确的利用天气周期的气象模型,推测出了国际油价近期的涨跌起抑。于是他在模型低价时大肆捣腾石油期货,又在模型推测的日期中准确的迎向国际油价的飙高。那一役他近获利已经超过一个中东的石油大亨,立即在期货界声名鹊起!

而现在,这种翻腾起伏心脏激烈的颤动感,伴随着那片记忆碎片的开启,信息潮水般涌来,让他几乎就再也站立不安了。他甚至想立即转身奔入自己的家中,一刻都不要多呆!

是以碰到那似乎想和自己喝茶聊天的一男一女,杨泽立即意兴阑珊,心头的澎湃激昂让他只想立即拔腿回家,甚至根本不需要给俞大家告别。

从半个瓦良格号大小的红楼船舫楼船离开,杨泽裹紧穿了许多日略有些污渍的外衣,风一样穿行在雨夜之中。行过那些热气腾腾的元宵小摊,路过高门望族灯光耀眼的金铱朱门。走过那些雕龙画栋的廊桥,偶尔碰撞到一两个路人,在对方听不到他的道歉之后,惹得别人在背后一阵骂声。

比如会有打着伞在蒙蒙雨夜漫步赏灯的粉衣女孩被他盲目前行擦碰到而蹙眉,望着他的背影,对旁边的华服青年撇撇嘴不满道,“这人真是,走那么快赶着投胎啊!”

旁边正追求王都贵女的华服青年会玩味的不屑道,“就是,看他的背影,好像一条狗哦。”立时引来旁边女孩的清脆笑声。

急行的杨泽突然在一处灯火辉煌中站定了,侧目看向旁边高达七层楼珠光宝气晖光外溢的商号。他就那么从雨夜急行中顿足,颇有些诡异的由动转静,扭头望着商号。这副模样立即让商号外面的那些保卫们都纷纷将敏锐的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

希望大家今天小编推荐的小说有你们喜欢的,如果喜欢请大家关注我,没有你喜欢的,希望大家更需要关注我,总会推荐一本有你喜欢的!

该文章转载自:97资源总站完整版